當前位置: 中醫文化 > 非遺項目

天津市中醫藥非遺項目展示(23)

非遺更重思維傳承

——訪天津區級非遺張氏咳喘病診療技藝、中醫藥藥捻治療瘡癰技藝傳承人毛喆

時間:2020-06-10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8版 作者:段煜

  “中醫藥非遺的傳承既是技藝本身的傳承,同時也是中醫思維、中醫辨證的傳承。這些才是老祖宗留給我們最寶貴的財富,也是我作為傳承人一直努力堅守和傳遞的東西。”近日,毛喆在接受筆者采訪時這樣總結自己的使命與愿望,現年38歲的他是天津市河東區區級非遺項目張氏咳喘病診療技藝和中醫藥藥捻治療瘡癰技藝的傳承人。

  傾心名師 向學不倦

  談到自己與中醫藥非遺結緣的過程,毛喆十分強調良師指導的重要性。2001年考入天津中醫學院(現天津中醫藥大學)的他,在學生時代便有幸得到了阮士怡、陸小佐、哈孝廉、曹洪壽、武連仲等中醫名家的親身指導。

  “我在上學時就喜歡看一些中醫人物傳記類的書籍,在看書的過程中對一些主人公的經歷十分向往。后來,我機緣巧合地與一些中醫名師有了更深入的交流,并向他們表達拜師的意愿。”毛喆認為在中醫學領域,大師之所以為大師,最珍貴的是他們在行醫診病時的思維方式,思維方式決定了辨證是否精準、用藥是否準確。有時候,名家的一兩句話就能夠“點透”一些難以理解或容易被忽視的東西。因此,毛喆希望通過拜師學習來與名師多接觸,學到一些從書本上學不到的東西。

  “本科五年中,我有四年半的時間‘泡’在門診,不論寒暑假。只要有機會,我就去和這些名師名家溝通,請求他們的指導,并將他們的教導運用到實際的診療之中,以增加自己的經驗。”毛喆笑言,“在醫院實習時,我年紀最小,一有機會就纏著老師給我講,哪怕提一些很幼稚的問題。其實老師也明白我就是想多讓他們說兩句,他們也樂得把知識和經驗傳授給年輕人。”

  名家良師的傾囊相授更加激發了毛喆努力學習的動力。毛喆回憶,自己在大學生涯中,幾乎沒有享受過寒暑假。“陸小佐教授曾說,一個醫生,號脈要號到兩萬人次才能明白手底下是什么樣的感覺。在大五上學期,我已經完成了陸老師所說的兩萬人次。”在這樣的過程中,他感受到了前輩所授知識的作用,也更加地體會到了傳承的意義。

  百年技藝 傳承有序

  談到自己作為傳承人的兩項技藝,毛喆介紹,他在拜師學藝的過程中接觸過頗多技藝不凡的醫家,但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認定需要有四代以上的有序傳承,很多技藝便因此被拒之門外。張氏咳喘病診療技藝和中醫藥藥捻治療瘡癰技藝則都是具有五代傳承的成熟中醫技藝,在實踐中經受了檢驗,在患者中得到了認可。

  張氏咳喘病診療技藝是名醫張錫純諸多治療方法中的一項。張錫純于1928年定居天津,開辦天津國醫函授學校,設立“中西匯通醫社”,在天津將咳喘病治療思想發揚光大,創制了名方“安肺寧嗽丸”。

  張錫純的門徒古今人(原名關純厚)繼承了這一技藝,在肺病治療上頗有建樹。古今人還創辦并任教于天津國醫學社,張氏咳喘病診療技藝的第三代傳人王士福即畢業于此。

  王士福秉承師門學術思想并發展創新,研制出著名中成藥“清肺消炎丸”,治療哮喘效果明顯,已成為天津中成藥的拳頭產品之一。王士福的弟子王玉興為天津中醫藥大學教授,懸壺三十余載,在咳喘病的治療上亦多有建樹。

  毛喆師從于王玉興教授,也曾得到王士福先生親授。在百余年的傳承中,張氏咳喘病總結出了一套包括肺陰陽不和說、大氣下陷說、脾虛胃逆說、腎失閉藏說、外感專治說五個部分的成體系思想,在此基礎上立法施藥,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中醫藥藥捻治療瘡癰技藝自古有之,最早見于宋代《太平圣惠方》。河北名醫朱曉嵐以此技藝而著稱。朱曉嵐的弟子張雁庭早年因患肺結核及肘膝關節結核,在向朱曉嵐求醫時拜于門下,邊苦研醫學邊自治疾病。經過數年的努力,他不僅治愈了自己的疾病,還成了當地名醫。1946年,張雁庭來到天津行醫,治療外科各癥往往手到病除,自制丸散膏丹達數十種之多,名噪一時。后來,他參與組建天津市市立中醫院,在業務上,使用下藥捻的方法把“祛腐生肌”“煨膿長肉”的治療技巧把握得恰到好處,發明了“中藥點狀植皮術”。

  張雁庭的弟子胡慧明在繼承師門記憶的基礎上勇于創新,他創立的“乳頭內陷矯正器”“醫用火針治療儀”均獲國家專利,并發表了論文數十篇,為師門技藝的傳承、中醫外科的發展都作出了重要貢獻。胡慧明的弟子胡承曉、張庚揚均在天津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從事中醫外科工作。張庚揚學術成果豐富,成立了張庚揚國家級名醫工作室,頗有影響力。

  毛喆師從于胡承曉先生,與張庚揚的弟子荀向紅都在天津市公安醫院從事中醫外科工作,傳承下藥捻治療技藝。經過百余年的傳承,藥捻治療技藝在治療瘡癰腫毒方面有著顯著特色,用藥少,創面小,效果迅速,受到了患者的一致好評。

  中醫傳承 任重道遠

  談到中醫藥非遺傳承,毛喆既有喜悅,又有遺憾。“這兩項技藝,在一百多年的歷史中一直得到了有效的傳承,但并不是所有的技藝都有這樣的好運。有些自成一派、有實力并且傳承了很多年的技藝,現在已經基本沒有了傳人,這很令人遺憾。”毛喆認為,傳統技藝的保護需要多方面的努力:國家的認可、地方政府的支持、醫者的努力,缺一不可。中醫藥非遺傳承工作的確已經有了很可喜的成就,但整體上看依然任重而道遠。

  毛喆談到,中醫藥非遺的傳承,本質上是對前輩先賢診療思路的傳承,正是一個個與眾不同的思路結合起來,才最終構成了與眾不同的技藝,中醫藥的發展需要創新,但不意味著可以放棄傳統。“每個老先生都有自己特長,如果能把他們的方法都學到手、繼承下來,就能夠成為一個更加全面的醫生。”

  “千百年來,中醫一直在為中國人發揮著保駕護航和延命的作用。可能我沒有能力繼承前輩所有的思想,但哪怕我只是減慢了它們流逝的速度,后來人在此基礎上有新發展的可能性也就多了一分。這也是我們做非遺、搞傳承的意義。”毛喆始終堅信,今天的努力,總會在未來以某種形式開花結果。(段煜)

(D)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麻将中的万条筒啥意思 银河配资 内蒙古11选五5的诀窍 体彩大乐透玩法中奖方式 基金配资的会计处理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广西快三开奖app 股票怎么玩阿 江苏快三人工在线计划 江苏快三走势图 股票指数是什么 内蒙古体彩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万赢财经配资 11选5助手 甘肃快三推荐预测 快赢481开奖视频直播 安徽11选五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