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學術臨床 > 歧黃論壇

與腫瘤博弈的策略與智慧

時間:2020-06-01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4版 作者:王振華

  在科學高度發達的今天,腫瘤依然是高懸在人們頭上的一把利劍,一個人無論平時多么冷靜自信,多么勇敢堅強,一旦患了腫瘤,同樣會驚慌失措,方寸大亂。腫瘤不但考驗醫生,更考驗患者及其家屬,因為相對其他疾病而言,腫瘤治療方法的選擇、決策需要患者及其家屬更多地參與其中。然而腫瘤治療是一個非常復雜的問題,既有西醫的手術、放療、化療等,又有中醫中藥,面對紛亂復雜的治療方法,如何選擇和取舍對預后和轉歸至關重要,這不僅需要一定的知識儲備,更需要超越具體知識之上的綜合能力、思辨能力、決策能力,只有這樣,才能在與腫瘤的博弈中處變不驚,游刃有余,策略而又智慧地選擇最佳的治療方法、方案,避免陷入誤區,取得最后的勝利。

什么是腫瘤

  西醫認為,腫瘤是人體自身細胞的異常增生。所謂異常增生,一方面是指增生得太快,超出了正常的生長節奏,另一方面則是指腫瘤細胞與正常細胞的結構不同。癌細胞的無限制增生足以摧殘機體,置人于死地,而這正是癌癥的可怕之處。

  從分子生物學層面看,腫瘤是機體在各種致瘤因素作用下,細胞在基因水平失去了對其生長的正常調控,導致異常增生而形成的新生物。也就是說,腫瘤的本質是基因突變。

  腫瘤有良性與惡性之分,良性腫瘤對機體的影響不大,而惡性腫瘤則會導致嚴重后果。通常人們習慣將惡性腫瘤稱之為“癌癥”,但嚴格地講,癌癥是指起源于上皮組織的一類惡性腫瘤,如肝癌、乳腺癌、皮膚癌等,占惡性腫瘤的80%~90%,而另外約10%起源于間葉組織(包括纖維結締組織、脂肪、肌肉、脈管、骨和軟骨組織等)的惡性腫瘤則稱為肉瘤。

  既然腫瘤是基因突變的結果,那么腫瘤與機體之間的關系就是敵我矛盾,治療目標就是殺滅癌細胞。以殺滅癌細胞為目標是西醫治療腫瘤的主要方法,手術、放療、化療是其經典方法,而新近發明的靶向治療、免疫治療、基因治療等,從根本上說,依然是殺滅癌細胞,只是更為精巧、精準而已。以殺滅癌細胞為目標是一種對抗性治療模式,作為一種系統的治療腫瘤的方法和模式經歷了漫長的歷程,取得了偉大成就,在腫瘤治療中的地位和價值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對抗性治療是一把雙刃劍,效果雖然很明顯,缺陷和局限性也很明顯。

  對抗性治療模式的缺陷

  西醫對抗性治療模式的缺陷和局限性主要表現為以下幾個方面:

  治療作用有限

  以手術為例,腫瘤早期,由于病灶比較局限,手術切除效果較好。然而臨床上多數患者一經發現往往已經是中晚期了,無法徹底手術切除,只能做姑息性手術(部分切除腫瘤),此時,手術的作用是非常有限的。其他局部治療方法如介入治療、放射治療、射頻消融、激光、氬氦刀等也存在類似問題。

  促進腫瘤轉移

  據報道,所有以消滅腫瘤細胞為目標的治療方法,包括姑息性手術、介入治療、放療、射頻消融、化療,甚至靶向治療等,均可導致未被殺滅的殘存癌細胞轉移潛能增強,而且發現,這些腫瘤轉移潛能的提高還伴有不同的基因改變。這就提示,對抗性治療模式激發了腫瘤細胞的耐受、進化和逃逸機制,而這已經成為腫瘤治療失敗的主要原因。

  毒副作用比較嚴重

  以化療為例,首先化療藥物往往敵我不分,在殺滅腫瘤細胞的同時,也會殺滅正常的組織細胞,所謂“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其對機體的摧殘是巨大的;其次,化療藥物通常具有明顯的胃腸道反應,骨髓抑制以及肝腎功能損害等。很多患者往往因無法耐受化療藥物的毒副作用而被迫終止治療,甚至有些患者因化療藥物的毒副作用而加速死亡。

  對腫瘤的復發與轉移乏術

  以直接殺死腫瘤細胞為目的的對抗性治療方法,并沒有從根本上觸及腫瘤得以產生的原因和土壤,治標不治本,因此,對于腫瘤的復發與轉移基本上束手無策,而復發與轉移恰恰是決定腫瘤預后的關鍵。

中醫對腫瘤的認識

  中醫對腫瘤的命名包括“瘤”“積聚”“癌”等。“瘤”者,留也,有停留、阻塞、聚集之意,故中醫又稱腫瘤為“積聚”。大家熟悉的“癌癥”之“癌”字其實就來自中醫,宋代醫家楊士瀛在《仁齋直指附遺方論》中記載:“癌者上高下深,巖穴之狀……毒根深藏,穿孔透里”。可見,“癌”是古人對腫瘤形狀的描述。

  在中醫看來,腫瘤的發生是由于氣滯、血瘀、痰阻等導致經絡不通,氣血運行不暢而形成的一類疾病。具體內容包括:(1)氣滯、血瘀、痰阻等導致經絡不通。(2)經絡不通,則局部組織得不到正常氣血陰陽的溫潤和滋養而發生變異,形成對機體有害的惡肉、毒瘤,其狀峻險,如癌如巖。(3)從經絡阻滯不通到形成腫瘤經歷了漫長的過程,腫瘤相對獨立,在機體局部“安營扎寨”,形成“巢穴”。(4)腫瘤對機體的危害性在于對機體組織結構的浸潤破壞,并以其特有的方式盜取機體的營養,最終導致機體衰竭而死亡。(5)腫瘤并非外來物,并不完全是異己分子(比如細菌、寄生蟲、膿腫等),雖然不完全受機體節制,但畢竟與正常組織同源、相似,與機體共生共存,息息相關。

  扶正祛邪是中醫治療腫瘤的基本方針,具體地說,祛邪的方法有:以毒攻毒法,軟堅散結法,行氣解郁法,活血化瘀法,化痰散結法,清熱解毒法等;而扶正的方法有:補氣養血法,滋補肝腎法,健脾益腎法等。

  古人云:“善弈者謀勢,不善弈者謀子,善謀勢者必成大事。”西醫擅長“謀子”,而中醫則擅長“謀勢”,雖然從殺滅癌細胞的角度看,西醫的優勢非常明顯,但從長遠看,中醫審時度勢,攻補結合,進退有方的治療模式更為深邃、睿智。中藥取之于自然,沒有明顯的毒副作用,只要假以時日,便可水滴石穿,峰回路轉,收到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

  基于對剿滅模式缺陷和局限性的反思,西醫對腫瘤的認識也在改變。動物實驗證明,將腫瘤細胞移植到正常成年動物體內并不產生腫瘤,而且還參與正常器官的構成;對腫瘤細胞的細胞外基質加以干預,可誘導癌細胞轉化為正常細胞。臨床報道,三氧化二砷對某一類型的白血病有效,而其作用并非直接殺死白血病細胞,而是使其“改邪歸正”。反式維A酸也有類似作用,這種治療叫作“分化誘導治療”。

  西醫這一新的發現與中醫對腫瘤的認識不謀而合。也就是說,西醫也逐漸認識到腫瘤是一種全身性疾病,同時也是一種慢性病,無法速戰速決,必須打持久戰,否則欲速則不達,反而加速患者的死亡。“帶瘤生存”“打持久戰”等策略的提出,目的就在于為剿滅模式降溫,防止過度治療帶來的危害,強調綜合效果,強調患者的生存時間和生活質量。西醫中有遠見卓識者再次將目光投向中醫中藥。

中西醫結合治療腫瘤策略

  對于腫瘤,西醫長于剿滅,速戰速決;中醫長于調理,打持久戰。因此,臨床上一般西醫打頭陣,先有效地清除、剿滅腫瘤,然后由中醫來收拾殘局。中醫與西醫相互結合,取長補短,可以收到更為理想的效果。

  中醫中藥配合手術

  手術切除是治療大多數實體惡性腫瘤行之的有效方法,尤其是對于早期腫瘤,手術切除可以獲得較好的效果,部分患者可長期緩解甚至治愈,故又稱“根治性手術”。為了防止復發,追求“根治”效果,曾經有片面擴大手術范圍的傾向,然而真正達到“根治”效果的畢竟是少數,多數患者會復發,過度的手術創傷反而加速患者的死亡。相反,適當縮小手術范圍,患者的生存時間反而更長。惡性腫瘤的手術治療經歷了“由小到大、由大到小、保全功能”的再認識過程。對于中晚期腫瘤,手術的意義只是減輕腫瘤負荷,稱之為姑息性手術。因此,無論是早期、中期還是晚期,手術之后并非萬事大吉,而是要治病求本,防止腫瘤的復發與轉移。

  手術具有明顯的創傷性,術后患者往往身體虛弱,體質下降,對此,中醫的調理脾胃,補氣養血等治療方法,可以改善體質,促進術后康復。手術康復之后,采取中醫辨證施治,可以從根本上糾正腫瘤得以產生的土壤,防止腫瘤的復發和轉移。

  中醫中藥配合化療

  與手術類似,也有“根治性化療”之說,所謂根治性化療,是指某些腫瘤對于化療藥物敏感,通過系統、充分的化療可以收到長期緩解甚至治愈的效果。這些腫瘤細胞增殖快,與正常細胞的分裂周期有一個明顯的時間差,因而對化療藥物比較敏感,容易被化療徹底摧毀。主要包括:惡性淋巴瘤、急性白血病、睪丸精原細胞瘤、絨癌等。

  除了根治性化療,尚有輔助化療和姑息性化療。所謂輔助化療是指配合手術、放療而進行的化療,旨在提高手術、放療的治愈率。對于手術后復發、轉移或無法手術切除者,化療的目的在于使腫瘤縮小,減輕癥狀,延長生存時間,稱之為“姑息性化療”。

  無論是根治性化療、輔助化療,還是姑息性化療,共同的問題是毒副反應比較嚴重,因此,化療必須審慎、適度,過度化療會適得其反,加速患者的死亡。尤其是對于姑息性化療,治療作用有限,卻要承受化療藥物嚴重的毒副作用,如果患者體質可以耐受,則給予適度化療,否則,應選擇中醫中藥治療。

  化療藥物常見的毒副作用包括胃腸道反應、骨髓抑制、肝毒性、腎毒性、心臟毒性等,在化療期間配合中藥,可以明顯減輕化療藥物的毒副反應,增強人體對化療藥物的耐受性以及敏感性(減毒增敏),順利地渡過化療難關。

  中醫中藥配合靶向治療

  所謂靶向治療是指在方子水平找出精確的致癌靶點(該靶點可以是腫瘤細胞內部的一個蛋白分子或者基因片段),進而設計相應的藥物阻斷這些靶點,達到殺死腫瘤細胞的目的。由于這些致癌的靶點往往為腫瘤細胞特有或者在腫瘤細胞中含量更為豐富,因此,靶向治療對腫瘤細胞的特異性較傳統化療更強,而副作用相對較小。目前,靶向治療較為成功的腫瘤主要有乳腺癌、胃癌、小細胞肺癌、B細胞淋巴瘤、胃腸道間質瘤、黑色素瘤、結直腸癌、卵巢癌等。

  靶向治療將西醫對腫瘤的治療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度,為腫瘤患者帶來了更多希望。然而,依然有其局限性,表現為:其一,靶點尋找困難,目前只有為數不多的腫瘤找到了靶點。其二,找到了靶點,未必找到了藥物。其三,即使找到了藥物,也不是所有人都有效,對于同一種腫瘤,有的人有靶點的表達,有的人沒有表達。例如,曲妥珠單抗只對約25%~30%的乳腺癌患者有效。其四,靶向治療也有副作用,有的靶點并非完全為腫瘤細胞所特有,正常細胞也有不同程度的表達,從而引起各種各樣的不良反應。多靶點藥物則可引起廣泛而嚴重的副作用。另外靶向藥物也具有通常意義上的胃腸道反應、骨髓抑制以及肝腎功能損害等不良反應。更為重要的是,從根本上說,靶向治療的性質依然屬于剿滅模式,只是更為精巧、精準而已,所以靶向治療也需要與中醫中藥相結合,方可收到更為理想的效果。

  中醫中藥配合放射治療

  放射治療對早期霍奇金淋巴瘤、睪丸精原細胞瘤、腎母細胞瘤、神經母細胞瘤、視網膜母細胞瘤等比較敏感,其次對鼻咽癌、口腔癌、皮膚癌、宮頸癌、食管癌等效果也可以。放射治療的副作用有皮膚黏膜損傷、厭食、惡心、嘔吐、發熱、血細胞降低等,配合中藥常常可以使其減輕。

  此外,西醫尚有介入治療、免疫治療、內分泌治療等,均有其相應的適應證,在臨床上常常與手術、放療、化療等相結合,在此不再一一贅述。

  臨床上經常遇到一些腫瘤晚期的患者,腫瘤已經擴散轉移,既失去了手術機會,又對放、化療不敏感,或者因年高體弱無法耐受放療、化療,此時,中醫中藥成了他們唯一的救命稻草。通過服用中藥,大部分患者癥狀減輕,生活質量改善,生存時間延長,腫瘤生長減緩、縮小甚至消失。

  如果問,什么疾病最可怕?腫瘤一定會排在第一。與腫瘤博弈不僅僅需要知識,更需要策略與智慧,這種策略和智慧不僅可以幫助人們走出腫瘤的陰影,同時也會讓人們重拾自信,以全新的姿態面對人生。(王振華 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第八醫學中心)

(D)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麻将中的万条筒啥意思 河南快3走开奖视频 秒速赛车彩票是哪国的 体彩湖南幸运赛车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基本走势 排列三试机号金码今天 意大利股票指数 河北承德11选5走势图 大乐透杀号16法 股票短线操作方法 今天湖北快三带连走势图 爱股票app免费下载 广东11选5公式 广东快乐十分玩法说明 快三技巧和方法如下 伊利股票k线图 福建十一选五基本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