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學術臨床 > 國醫大師學術思想

國醫大師臨證用藥經驗之李佃貴

當歸白芍配伍治療慢性萎縮性胃炎

時間:2019-12-23 來源:中國中醫藥報5版 作者:郭潔 吳佳欣 李燕

  慢性萎縮性胃炎在西醫歸屬于胃癌前病變,與胃癌的發生關系密切,因此李佃貴教授根據自己多年臨床經驗,李佃貴首創“濁毒理論”,《臨證指南醫案》云:“肝為起病之源,胃為傳病之本。”中醫肝屬木,脾胃屬土,《素問·六元正紀大論篇》所載:“木郁之發,民病胃脘當心而痛”。因此李佃貴教授認為,當代社會人們生活、工作節奏緊張, 飲食及情志調節易于失常,若肝失疏泄,使肝氣不暢,橫逆脾胃,或肝氣久郁化火、肝膽內生濕熱、肝陰血不足,或素體脾胃虛弱,導致脾胃氣滯,健運失司,水反為濕,谷反為滯,日久導致氣滯、血瘀、濕阻、濁聚、蘊毒,終致濁毒內蘊。濁毒內蘊日久耗傷胃陰,胃絡受損,氣不布津,血不養經,胃失濡養,腺體萎縮,黏膜變薄,腐肉敗血,日久成萎,慢性萎縮性胃炎因此而成。由此可見,“濁毒”是慢性萎縮性胃炎的病因關鍵,而肝臟在慢性萎縮性胃炎的發病及轉歸中起著重要作用。因此李佃貴教授提出在治療慢性萎縮性胃炎時還應注重視肝臟。

  李佃貴教授在治療慢性萎縮性胃炎常用自擬養肝和胃方中就有“當歸-白芍”,兩者配伍具有相輔相成的相須關系。當歸,性味甘、辛、溫,入肝、心、脾經。功效為補血活血、調經止痛、潤腸通便,首載于東漢《神農本草經》。《神農本草經》謂本品:“主咳逆上氣,溫瘧,寒熱,洗在皮膚中,婦人漏下,絕子,諸惡瘡瘍,金瘡。”宋《日華子本草》載:“治一切風,一切血,補一切勞,破惡血,養新血,及主癥癖。”白芍,性味苦、酸、溫,歸肝脾經,功效為養血調經、斂陰止汗、柔肝止痛、平抑肝陽,始載于《五十二病方》。《神農本草經》言:“味苦,平,治邪氣腹痛,除血痹,破堅積、寒熱疝瘕,止痛,利小便,益氣。”《日華子》載:“治風補勞,主女人一切病,并產前后諸疾,通月水,退熱除煩,益氣。”當歸-白巧配對伍用,最早可見于東漢張仲景《金匿要略·婦人妊娠病篇》中的當歸芍藥散,該方由當歸、白芍、澤瀉、白術、茯苓和川芎組成,為臨床最常用的疏肝運脾方劑。晚唐商道人所著《仙授理傷續斷秘方》中四物湯,該方由當歸、白芍、川芎和熟地組成,為臨床最常用的補血方劑。此外,明末清初著名醫家傅青的《傅青主女科》一書中也對當歸-白芍藥對進行了大量應用,全書諸疾78證,其中應用當歸-白芍藥對者27證,占1/3以上。

  當歸性味甘辛溫,歸肝、心、脾經,有養肝補血,和血調經之功,取其養肝和血之功。白芍苦酸微寒,入肝、脾經,有養血斂陰、柔肝止痛之效,取其柔肝理脾,調和氣血之效;兩藥配伍,養肝血,柔肝體,動靜結合,互助其用,互糾其偏,恢復肝正常順達之性,肝暢則胃安,體現出肝胃同治的思想。兩者還為補血組合,慢性萎縮性胃炎患者日久濁毒之邪耗氣傷血,造成氣血俱虛,化源不足。當歸質潤,味甘性溫,有補血、活血、調經止痛之功,為血中之氣藥,長于動而活血,可通脈道經絡的氣滯;白芍味酸質柔,養血的同時可收斂陰氣,還可緩急止痛,為血中陰藥,長于靜而斂陰。兩藥配合,共收養血行血之功,氣血并治,肝脾同治,使后天之本得養。

  現代藥理研究發現,當歸具有抗炎、抗腫瘤作用,當歸對多種致炎劑引起的急性毛細血管通透性增高、組織水腫及慢性損傷均有顯著抑制作用,且能抑制炎癥后期肉芽組織增生。當歸可調節子宮平滑肌收縮,解除痙攣而達到調經止痛功效。此外還具有明顯的抗血栓、增強機體免疫力、保肝利膽、抗脂質過氧化、抗輻射、抗菌作用。

  白芍有抗炎、抗潰瘍作用,本品水煎劑能增強巨噬細胞的吞噬功能,具有一定的抗炎作用,芍藥甙對大鼠應激性潰瘍有預防作用,增強應激能力。此外,白芍還具有較好的解痙止痛、保肝、抑菌等作用。

  李佃貴教授在臨床上運用化濁解毒為主,兼以疏肝、柔肝、緩肝、清肝之品,力求做到肝胃同治,木土相合,可有效逆轉腸上皮化生、異型增生,截斷癌前病變發展過程。(郭潔 河北省中醫院 吳佳欣 河北省中醫藥科學院 李燕 河北中醫學院)

  (注:文中所載藥方和治療方法請在醫師指導下使用。)

(D)

凡注明 “中國中醫藥報、中國中醫藥網” 字樣的視頻、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中國中醫藥網” 水印,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否則本網站將依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
麻将中的万条筒啥意思